5月6日,為期兩天的全球移動互聯網大會(GMIC 2014)在北京落下帷幕。GMIC每年舉辦兩次,地點分別在北京和硅谷。本屆大會的主題是“下一個50億”,按照主辦方的表述,目前全球移動互聯網的用戶總數已超10億,但還有50億人沒有被移動互聯網改變,未來的目標就是要“移動”這50億用戶。
  雖然主辦方口號喊得震天響,但今年的大會被認為是近幾年大會中最缺乏興奮點的一屆。2012年,“憤怒的小鳥”、“水果忍者”、“湯姆貓”等知名游戲應用齊齊跑到了互聯網大會上。2013年,在“重新定義互聯網”的口號下,從業者懷著巨大的創業熱情投身移動互聯網的懷抱。而今年的大會,除了羊駝每天3000元的“天價”站台費和會說話的“機器人美女”能夠激起觀眾的興緻外,再無其他亮點。
  其實,移動互聯網大會是當下移動互聯網行業的一個縮影。儘管移動互聯網看似機會無限,但“TABLE(騰訊、阿裡巴巴、百度、雷軍、周鴻禕)圓桌會議”把持著巨大的流量入口,初創企業獲取新用戶的成本越來越高,難以獨立發展,最後不得不去抱這些巨頭的“大腿”——或是被投資或是被併購。“創業已死”的論調在移動互聯網產業中蔓延已久。
  事實上,移動互聯網已演化成一場“巨人”的游戲。TABLE憑藉互聯網時代的原始積累,在移動互聯網領域大肆展開收購,擴大各自版圖,補齊自身短板。從去年開始,阿裡巴巴入股了新浪微博、友盟、陌陌、美團、丁丁網、窮游網、高德地圖、銀泰百貨、優酷土豆等;騰訊參股了大眾點評、搜狗、京東商城、四維圖新等;百度收購了91無線、糯米網、PPS,投資了點心、去哪兒等。而雷軍的小米手機一直牢牢控制著移動端硬件入口。周鴻禕的360系軟件也一直打理著我們的手機安全。令廣大網民真正體會到巨頭們無處不在的還有,嘀嘀打車和快的打車上演的這場史無前例的打車補貼大戰,其背後實際上是騰訊和阿裡巴巴的相互角力。
  多盟創始人張鶴認為,相比幾年前像唱吧、陌陌、墨跡天氣這類幾千萬用戶的新應用如今已不常見,“抱大腿”成為越來越多的公司不得不作的選擇。“企業發展到差不多的時候就被巨頭收割了”。而優視科技董事長俞永福認為,移動互聯網的游戲規則較互聯網時代有所改變,“10年前,作為創業者來講,必須殺出一條血路,那時候大公司除了抄襲你,連買都不願意買。今天大公司越來越捨得花錢。”
  在國外,類似的併購案也很多。2012年,Facebook用10億美元收購了當時只有13名員工的手機圖片分享應用Instagram;2014年,Facebook又以190億美元收購了上升勢頭很猛的WhatsApp;谷歌32億美元收購新興智能家居公司Nest等。
  在業內人士看來,在巨頭的夾縫底下艱難求生本不是件易事,“想找個乾爹”的想法無可厚非。但可怕的是創業公司被收編後,創業者可能失去創新的動力和成為下一個巨頭的理想。
  推薦理由:
  毫無疑問,移動互聯是當前互聯網經濟最活躍的領域,其創新能力最強、人才最多,也是最有可能誕生下一個巨無霸的地方。但是,目前移動互聯網的版圖已經被幾大巨頭割據形成了某個領域的壟斷,就像是一張圓桌已經坐滿了人,很難再擠得下其他人。當然這樣的壟斷與行政性壟斷截然不同,它是一個行業充分競爭的結果。對於巨頭來說,收購是一條捷徑。他們要的是人才和自己被顛覆的可能,用金錢換來了發展時間。對於新來者,這樣的壟斷禁錮了創新,推高了創新成本,對於整個行業來說也未必是件好事。
  (楊程)  (原標題:移動互聯網:從創業場到巨頭游戲)
創作者介紹

魔盜王

np55npya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